• <kbd id="teuru"></kbd>

    <noframes id="teuru"></noframes>
    
  • <ins id="teuru"><video id="teuru"></video></ins>
    <output id="teuru"></output>

    <ins id="teuru"></ins>

  • <ins id="teuru"><video id="teuru"><optgroup id="teuru"></optgroup></video></ins>

    1. 聯系我們

      聯系人:米經理

      電話:86 0312 8345618

      傳真:86 0312 8323659

      手機:13730203318

      地址:中國河北博野縣張岳工業區

      郵編:071300

      網址:http://www.lcshengyi.com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知識

      品牌如何為輸送帶發展提速作者:中澳橡膠    發布時間:2014-04-09    點擊次數:

       編者的話

      要把中國高強力輸送帶行業的高層聚到一起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當然,有了中國橡膠工業協會的精心組織,這一切看起來很順利。
      此次高層對話的初衷很直白:為倡導安全、節能、環保的產品理念,規范和整頓市場,進一步擴大和滿足各行業對高強力、阻燃、耐高溫等輸送帶的需求,展開對行業“自主知識產權”問題的探討,促進行業培育和爭創中國名牌活動的開展。中國資深品牌專家艾豐就公開表示,中國橡膠協會是培育名牌、創造名牌工作做得最積極、最扎實的協會之一。高強力輸送帶行業推名牌將會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這樣的主題已經很讓人期待,更何況參與對話的五位主角都是個性人物。
      鞠洪振因其率真的個性、認真的作風和在橡膠行業數十年的工作經驗,一直備受尊敬。
      趙希貞略顯沉默,沉穩老練,不茍言笑,但據說處事甚是雷厲風行,快刀斬亂麻。沈耿亮頗有親和力,言語精辟,機敏干練。孟凡有異常瀟灑,甚是自信豪爽,談笑間頗有鋒芒。馮為民則儒雅得體,對答如流,深得異國文化浸染。
      幾位行家激情對話,謙恭中不乏較量,一來二去,碰撞出不少火花,應該是一件痛快淋漓的事情。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或許能從中梳理出中國高強力輸送帶行業未來發展的大致脈絡。而這,較聽覺感官上的刺激自然意義更為重大。
      我國輸送帶行業實施名牌戰略的條件基本成熟,應抓住機遇,大力發展民族品牌,培育并爭創中國名牌,促進輸送帶工業全方位發展。  ———中國橡膠工業協會會長鞠洪振
      很多人總愛說國企員工的思想很陳舊,很難改變。這個問題的確存在,但不是說不能改變。國有企業創名牌有很好的基礎。  ———青島橡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趙希貞
      作為一個新創辦的民營企業,我們只能用產品來說服用戶。那是一個很艱苦的過程,但是我們用努力換來了好口碑。  ———浙江雙箭橡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沈耿亮
      市場競爭一靠實力,二靠品牌。品牌是產品質量、營銷信譽的集中體現。  ———阜新橡膠(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孟凡有
      以前我們國家高檔次的產品要靠進口,所以我到山西鳳凰就是要培養我們的技術人員,并盡力把最高檔的產品生產出來。  ———中德合資山西鳳凰膠帶有限公司總經理馮為民
      為什么會背道而馳
      《中國工業報》:我國輸送帶工業的發展主要依賴于煤炭、鋼鐵、水泥、港口、石油、汽車、機械等工業的發展。而近幾年來這些行業正是處于一個最好的時期,按道理來說,這應當也會相應地為橡膠輸送帶行業帶來“福音”。可是為什么橡膠輸送帶行業卻有一半以上的企業虧損?
      鞠洪振: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包括某些企業存在短視行為。在整個輸送帶工業持續、快速發展的同時,由于國內市場不規范,也存在著諸多無序競爭的不利因素。一是盲目發展,企業小散亂;二是非標生產,降價競銷;三是品牌意識差,只求價格低,不顧質量;四是宏觀調控乏力,市場缺少必要的整頓和引導。  我們中國橡膠工業協會管帶分會曾經到一個縣去調查,問一些生產者,他們在生產過程中執行的是國家標準還是企業標準,他們卻反問我們究竟是要買每平方米“一塊錢”的產品還是每平方米“兩塊錢”的產品?這就是我們面臨的一個殘酷的事實
      目前,我國輸送帶行業實施名牌戰略的條件基本成熟,應抓住機遇,大力發展民族品牌,培育并爭創中國名牌,以促進輸送帶工業全方位發展。
      趙希貞:的確是這樣。我國輸送帶工業的規模已進入了世界大國的行列,在世界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是輸送帶企業仍是小而多,散而亂,無序發展,盲目競爭,不符合世界橡膠企業結構向集團化、國際化發展的趨勢。面對國外集團資金和技術上的優勢,我覺得,我國膠帶企業必須加快集團化、國際化的步伐,盡快增強競爭實力。
      沈耿亮:我認為盲目打價格戰對整個行業都極其不利,應當在其他方面尋求突破。目前我國膠帶產品出口量還比較小,與膠帶生產大國不相稱,按出口額估算,膠帶出口量僅占總產量的10左右。因此必須大力開拓國際市場。除了傳統的營銷渠道外,還應開創其它快速有效的營銷渠道。
      孟凡有:我非常認同鞠會長的觀點,我國輸送帶工業仍處在制造大國、品牌小國的狀態。市場競爭一靠實力,二靠品牌。品牌是產品質量、營銷信譽的集中體現。因此必須培育發展自主品牌,實施名牌戰略。
      “國企、民企、合資”之辯
      《中國工業報》:我國輸送帶行業的四大企業當中,國企、民企、合資企業可謂一個都不少。而且,誰是國企,誰是民企,誰又是合資企業,從各自企業的名稱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青島橡六和阜新橡膠這種地名加廠名的名稱明顯帶有國企痕跡。你們認為目前各自企業的體制是不是最適合自己企業的發展?
      趙希貞:我們青島橡六是典型的國有企業。我覺得我們企業之所以能有現在的成績,第一是擁有很多的技術人才,有很強的技術開發能力,第二是我們有很優質的產品,第三是服務。此外,我們還有很強的品牌意識,我們不打價格戰,我們的價格往往比同類產品要高10%,甚至是20%。但客戶還是要買,為什么?因為我們的品牌影響力在用戶當中是潛移默化的。
      很多人看國有企業,總愛說國企員工的思想很陳舊,很難改變。這個問題的確存在,但不是說不能改變。我覺得國有企業一樣可以打造品牌,我們是老品牌要去創中國名牌。
      沈耿亮:很多人認為民營企業跟國有企業沒法比。但我們一直是靠品牌在市場上打拼。一開始的時候,人家問我“雙箭”的品牌標志,也就是那兩個箭頭和一個圓圈組成的商標是什么意思?我說,一是代表輸送帶循環往復地運動,等于是運行正常。還有一個意義是用戶買了產品以后還要回來買,不斷來買。
      我們剛開始的時候沒有牌子,當別人問到我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很尷尬。等到我們開始有了“雙箭”這個牌子的時候,人家卻又不認。他們說一些幾十年的老廠的產品都有問題,你們一個新進入者憑什么說你們的產品沒問題。作為一個新創辦的民營企業,我們只能用產品來說服用戶。那是一個很艱苦的過程,但是我們用努力換來了好口碑。
      孟凡有:在東北,像我們這樣規模的國有企業已經不多了,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有很多企業都支持不住了,而我們公司堅持住了。我們對品牌的理解是用股份制企業的運作方法來管理這個企業。我認為品牌是企業的名片,能為企業帶來效益。所以我們從建廠開始就一直重視品牌,運作品牌,打造品牌。
      我們的信條是創造具有信譽度和美譽度的產品,讓客戶感動的產品就是我們的產品。我們是有50年歷史的純國有企業,我們在遼寧西部,地域上也沒有什么優勢。但是全國很多大的用戶都點名要我們的產品。為什么呢?我們用心在為客戶研制產品,從細微的角度出發去關心我們的用戶。煤炭工人井下工作很容易發生危險,有些工人是被熏死的。為此,我們研制出不熏人的輸送帶產品,讓工人使用放心、聞著無毒。
      馮為民:陜西鳳凰的信條是“德國品牌、中國制造,替代進口,行銷全球”。
      德國鳳凰輸送帶的品牌在上世紀90年代初打入了中國。當時我負責德國鳳凰在中國的策劃,可以說,我們的產品是靠德國鳳凰的信譽打開了市場的局面。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上世紀90年代我們賣出的產品現在還在安全地使用。
      比如說有一個公司要買德國鳳凰的產品,我說我們山西鳳凰就可以生產這個產品。客戶說鳳凰設在中國的廠子行不行?我說你可以來考察。他們來了13個人,對所有的生產程序都進行了考察。考察以后給德國鳳凰總部寫了一封信,說這個合同我跟德國鳳凰簽但是就在山西鳳凰做。用戶欣然用進口的價格買了我們的產品,這就是名牌起了作用。
      《中國工業報》:大家說了這么多,都是很自豪地在說自己的企業。看來對于目前的體制,幾位都是比較滿意的。那么目前幾位覺得自己企業面臨的比較大的困難是什么呢?
      趙希貞:老問題,還是要進一步解放員工的思想。對此我有信心,盡管過程會比較艱苦。
      沈耿亮:品牌和產品被仿冒,這個問題一直讓我們比較撓頭。所以我們一直在技術和產品創新上下功夫,我們希望能比別人超前一步。目前我們研制開發的兩個新產品,一個是智能型的,可以防止皮帶撕裂、貨品跑偏,貨品被堵住時可以自動報警,目前國際上還沒有同類產品。還有一個是節能型的,效果很好。
      孟凡有:在打造品牌的過程中,我們也遇到過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有過這方面的教訓。我們看到有一些家電企業、化妝品企業使勁做廣告,我們也花了上百萬元來做廣告,但效果并不理想。因為運輸帶得使用之后才能知道質量好不好,光是做廣告說質量好,怎么說客戶都不太相信。對品牌的理解,不同的行業是不一樣的。在此我們不著重去談體制,因為體制的問題不是我們左右得了的。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產品,關鍵是如何創造屬于自己的讓客戶滿意的產品。我們阜新橡膠(集團)有限公司的品牌雖然說是環宇牌,但我們一直希望,你只要使用了“阜橡”的產品就能給你帶來“福相”,能夠給你帶來效益。
      馮為民:我認為品牌意識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輸送帶企業。你沒有一個品牌和質量的保障是不行的。
      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膠帶企業的外行,我是學管理出身的。鳳凰是世界五大名牌之一,但山西鳳凰是新兵,是1998年成立的合資公司。如果沒有品牌我根本就沒法做。我覺得如何將德國的技術與中國本土嫁接,并且讓中國員工真正消化是比較艱難的過程。在我之前的兩任總經理都是德國人,2000年以前山西鳳凰一直虧損。德國總部說當初選址山西是你挑的,現在山西鳳凰發展不樂觀,要么你去接任,要么關廠。我的老板對我的要求是,如果沒有10%的利潤,這個廠就沒有必要存在。我說這么好的品牌怎么能關呢?我就去試試。2000年,山西鳳凰銷售額才1700萬元,今年8月我們一個月的銷售收入為1730萬元,已經超過2000年全年的銷售收入。我們今年已經銷售了1.7億元,預計全年將達到2億元。
      關于自主品牌的若干反思  《中國工業報》:德國無疑是輸送帶行業的技術強國。作為一家合資企業,山西鳳凰顯然有其獨特的優勢。而山西鳳凰與其他幾家企業相比,顯然走的是另外一條不同的發展道路。站在輸送帶行業的角度上,我們怎么來看待自主知識產權這一問題。
      鞠洪振:對于“市場換技術”的看法,或者說,如何看待合資?我個人認為,以市場換技術是不現實的,這個不需要多加解釋,我們身邊的例子太多了。
      希望合資給國家增加財政收入?我覺得這也不太樂觀。我舉一個例子:在輪胎行業,有一個合資輪胎廠今年1~6月實現利稅是1億多元,但盈利就9000多萬元,其中才交了多少稅?
      而且中方股東所占股份很少,也分不到多少錢。
      那么,合資究竟帶來了什么?我個人認為是“刺激”。它給我們國內市場帶來了競爭意識,也給企業帶來了品牌意識。我們的企業沒有趕超國際品牌的精神是不行的。
      我們一直在強調,中國輸送帶行業需要實施名牌戰略,而國內企業在創名牌過程中,最難的問題出在知識產權上,也就是說,有沒有自己的知識產權,買別人的技術很容易,照貓畫虎也很容易,但沒有自己的知識產權,企業就發展不了。第二大難點是生產出有個性的產品,不隨波逐流,人家有的你也有,這個不是大本事。我覺得企業應該打造自己的強勢品牌,保證好的質量。同時,不盲目地打價格戰。第三是在生產過程中出了問題必須要能及時解決,售后服務要好。
      孟凡有:我一直非常崇拜馮為民博士,但是我從來沒崇拜過“鳳凰”。怎么講呢?我們雖然起步晚一些但是發展得很快。輸送帶雖然有一定的科技含量,但是沒有像航天飛機的芯片技術那么高。  我們對輸送帶的品種研究是很透的,所以我們沒有引進德國的技術,而是引進德國的設備,并用了10年的時間進行摸索和改造,讓它更適合我們本土環境。我們中國的輸送帶市場現在雖然有些不規范,但是整個方向是支持一些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適合中國國情的企業,這對于我們這樣的企業是很有益的。我們希望打造出有特色的產品來豐富中國的輸送帶市場。
      我講一個故事。2002年,有一家港務局有一條輸送帶引進剛一年就壞了,港務局就找到我們問能不能生產同樣的產品。我說我不但能生產而且質量肯定比這個好。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這說明我們民族的產品在和外國產品競爭的時候不是不行。
      《中國工業報》:馮總您的身份比較特殊,您對此持什么看法?您覺得山西鳳凰對于中國輸送帶行業而言,在扮演怎樣一個角色?
      馮為民:山西鳳凰用這么短的時間把德國的技術都引進來了,我們在山西鳳凰工作的都是中國人,而且我們還在吸入外國的留學生。

        本文源自http://www.lcshengyi.com/hyzs/85.html,轉載請注明出處。

      (責任編輯:輸送帶http://www.lcshengyi.com)

      头头娱乐 容城县 兴国县 通城县 甘肃省 务川 丰都县